想了很多

那天也是这个时间,为我起名字,叫我学说话,爱我的那个人走了。
 
一个总是为了别人好的人,总怕麻烦别人,亏了自己。现在还要担负起保佑全家的重任,真是的。爷,您要有时间能保佑就保佑一下,没时间就算了,关键还是要自己舒服,自在,要特意对自己好一点。不过多少年的习惯了,估计要改变也难。还好,安详,顺利,没有遗憾。
 
最近想了很多,要写下来,不然就忘了,人这种动物健忘。
 
我想到了《狮子王》,想到了生生不息的轮回,想到了生死,想到了责任。
 
“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关于怎样活的问题,不是一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怕是要活多久就要想多久,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铁生说的。
 
活的问题要慢慢想,慢慢悟,这也是一种经历,虽然痛苦。
 
人要活得明白是一件挺难的事情。
 
我是试图弄明白的一伙人之一,妈妈管我这种人叫“强种” ( 强jiang 四声),这词儿估计是方言吧,有点类似钻牛角尖的意思,可是有有差别,我始终相信一个词儿的存在,是有其他词儿所不能提替代之感觉的。
 
要明白是很累的,累心,但是宁可累,我也要明白一些。也许我还没到看开一切的年纪,许多人说是看开了,其实也只是弄不明白的无奈,弄不明白也只好看开。明白一点是一点吧。
 
有人糊涂了一辈子,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小时候我爸教我看上证指数和各种曲线的时候,就听说了一个上海的傻子糊里糊涂的,赚的比那些会看报表和曲线的家伙都多,傻人有傻命,现实中解释不清的都推给了命运。
有时候真相是残忍的,就像现在充斥网页的低俗且诱人的标题和图片,欠手点开了,其实并没有什么料。要学会面对残忍,残忍的事实至于我好过美好的假象。人们常常会用一些东西中和残忍现实的苦,比如宗教,比如迷信,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哪个是传统文化那个是封建迷信,索性全都不信?又没那么洒脱。我尊重传统,不拘泥传统。我排斥迷信,却尊重别人迷信的权利。
 
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弄清楚也是同样残忍的一件事,了解,理解,依靠,还要加上一点点吸引力,不过按照爱因斯坦老师的理论,没有什么两个不吸引的东西,他甚至还给出了公式,不过公式是物理的,不是心理的。
 
有人似乎也糊里糊涂的幸福了一辈子。
 
我试着排解,试着渲泄,试着看透,用音乐,用文字,用交流,用一切可以转移我注意力的东西。
 
昨天打死一蚊子,想想它有什么错,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吗,也许它不喜欢我的口味,要不是实在饿的难受,谁稀罕你啊!可是为了一次未遂的革命活动,它成了嵌在墙上的印记,这又能怪谁?谁叫生来如此,如果说有命运的话,这就叫做命运,这是它怎么改变也无法摆脱的,它不能领取社会救济,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小蚊子给他养老,它只能自食其力,为了一口口的粮食,前进,前进,前进进。
 
我感谢命运,感谢我没有托生成一只蚊子。感谢爱我的父母,感谢他们为我付出的一切。
 
按照轮回,也该我出场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