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今天到姥爷家吃饭。老爷指着电视里的一个面孔对我说:“这个研究中美关系的陶文钊你要关注一下,说的东西很有想法,分析得很透。还有一个国防大学的家伙也不错,现在这些四五十年代的人都起来了,这都是财富啊。”
老爷离休好多年了,可关心的还是CCTV应该关心的事情,而且真是上心。然后就打开了话匣子。说到了年轻时作学徒的辛苦,说了现在的哪里哪里是以前满洲国的某国使馆,说了很多,很多….
“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有时候面对有些现实问题,尽管权利在手,也无从发力。”
“主席的著作是有价值的,应该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工作。不是有句话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科学发展观是创新,HJT这一代是有创造力的,JZM对于稳定是有贡献的,但是创造力不够。”
“以后不管干什么,"心"、"德"、"法"、这几样儿到什么时候都要记住。”
“辩证的看待问题,干了五十年,什么人都见过了,要通过事情来辩证的看待人,考察一个人。”
“当领导,得罪了不少人,当初心理太干净了,藏不住东西,当着千儿八百人开会讲话时也什么都敢说,手下的人没有没骂过,遭人记恨。得转换一种方式,把不同的意见写下来,用稿纸写下来的体会到现在摞起来将近一米,没人会在意这些东西,但是……”
……..
 
有几次想把话题差开,在家里谈论这些毕竟感觉是有些尴尬的,不过看他如此的投入,实在不忍心,他讲的都是心里话,他需要倾诉出来。他们是有理想的一代。原来不理解他按时守着新闻联播傻呵呵的看,不理解用红笔在人民日报上画圈圈,姥姥说他是当官没当够。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是他爱得太深沉,深到无法自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