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

A-MEI唱的《记得》真是不错。好像是林俊杰的写的,那时候这小子还没名儿,咱就歌论歌,唱的挺有味道的,道出感情由浓转薄过程,让人无奈,参杂着感伤与温馨的复杂情绪,不过要是爱情变成猜忌怀疑的烂游戏也没啥意思了,这歌我就会其中两句,每周一歌就来这个吧。
 
有时候不想记得的总是刻骨铭心,不想记得的总是害怕忘怀。其实人的忘记功能真实挺高级的,能让痛苦漫漫逝去,脑袋里的沟沟慢慢添平,这样我们就不痛苦了,总是痛苦还活个什么劲儿,话又说回来了,一点不痛苦也没啥意思,不疼不痒的生活也一定又痛又痒。
 
那天在电视里偶尔发现张惠妹越长越像蔡琴,你还别不服,二十年以后,时间会证实的,多像啊。好多年没见A-MEI了,她还是穿那种大高跟,特夸张的那种,挺野的。
 
我初中的一个好朋友叫刘洋,女,我发现好像每20人之中就有一个姓“刘”的,姓刘的里面又每20个就有一个叫“刘洋”的,其他的还有什么刘博,刘畅……都好像是lily,rose,Tom,Jone,Jack,没有冒犯的意思,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刘洋天天晚上和我一起坐8线公共汽车回家,从一个终点坐到另一个终点,我们老是有座,我们都是月票,上车一亮就行,她说我们都是“八路军”。
 
那时她个子比我矮,体重像是我的两倍估计,当时据传她体检时显示的是一个以2打头的三位数,男女是分开检的,我也没看到,大概是谣言吧,各种鸟都有的树林子真让人倍感丰富,不过传这种谣言的也大概是一起体检女同学,多恶毒啊,传这个,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一定让她顿顿大汉堡加可乐,吃她一个月,让她也尝尝2xx斤的滋味儿。这样的体重可能是一个青春期女孩子的恶梦,不过刘洋还是不以为然的吃,不以为然的喝,吃的快乐,吃的洒脱,有次我打赌输了,筹码是一大盒蛋黄派,好像是12个的那种,下车的时候全消灭了,我分到了1个。
 
哦,这段好像和上面没啥联系?是这样的,刘洋特别喜欢张惠妹。那时候也就是什么“姐妹”“BAD BOY”之类的歌,我不喜欢,总觉得太野,我是好孩子,她学习不好,那时候她还喜欢H.O.T什么的,在我看来小流氓一群的组合。那时候还没有“粉丝”这个词儿。
 
天天坐在一起将近一个小时,我们什么都聊,也聊得来,她老给我广播班级里的“爱情片”,也老给我出主意,想办法,教会了我吹口哨,我以前不会吹,不过我还是没她吹的响。胖胖的女生总是敢爱敢恨,像许多中学的女生一样,她也喜欢学校里一个篮球打得特好的家伙,绝对痴情,有一次我问她:“你们女生看篮球是不是都是冲着人去的啊!?”“那是啊,球有什么可看的!”现在想来也是啊,姚明就是能把一个球装到筐子里,怎么能富成这个样子!
 
后来听说她天津去减肥了,回来见了一次,现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减肥估计是挺遭罪的,真希望她能像变形金刚一样,配上“嘁嘁库咔”的声音就变成一付健康的模样。
 

One thought on “记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