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片段

今天,不,是昨天,报到,领表,填表,入学SCHEDULE安排的真弱智,真是"冰激凌味儿的屎",不对,就是“屎”。没有冰激凌味儿,一点都没有。

寝室新进来的小子,进来就问:"谁是白石啊?",石头忙应声"我啊",“日本有个AV女优叫白石,知道吗”,“是啊是啊”….我猜石头心里一定在暗骂。我暗暗的感觉到,我再也不会和哪一个寝室的人有420般,5017般的感情了,同时向最想念的nongnong问好。

改了数据结构,编程超出了一周,我是一个VC民工。期间推掉了和子厚,小野,新疆仔的歌友会,忘记了26号和LIZZY约好的鲍鱼,真是不好意思,以后给你们补上。

我发现我喜欢94年的唱亲亲我的宝贝的四牛。

“知道了,不会乱开屏的”听了这个,我觉得我真不是个东西,话又说回来了,不是雄的才会开屏吗?这叫展现自我,你要自信。我还是觉得是我不好,和你没关系。

“在我们忙碌时,更重要的是认清楚忙碌的事情是否值得,不要为了那些虚假的欣慰感而去忙碌.”这个也很受用,记下。

12:30分,刚刚。从冰箱里翻出了被妈妈蒙了2层保鲜膜套了3层塑料袋的榴莲,站在阳台咣咣干掉,寻思着还是选择“屎味儿的冰激凌”比较好,管怎么地也是冰激凌啊, 屎味儿又有什么可怕,想成是榴莲味儿冰激凌感觉上会好一些。

突然宽带罢工,我用的是56K的拨号,有时候老古董更可靠。大长脸说他用的是免费的无线网,也许这就是姗姗说的社会主义开学和资本主义开学的差距。

 
 

3 thoughts on “几个片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