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连绵如前列腺增生患者滴滴答答尿尿般的没味儿的南昌雨天困在屋里的我,走出房间,随便上了一公交车,投币,随机下车,见南昌大学,入,购南方周末,入一廊,坐,在南方的周末看南方周末。
然后我又发现对面的两棵树是一个舞台的左右幕布,行人匆匆而过,神色不同,一一粉墨登场,
拍,
拍,
拍,
拍,
于是就收不住了,
再拍一个穿红衣服的就走,
再拍一个打黑伞的就走,
再拍一个老人就走,
再拍个骑自行车的就走……
好奇心之所以叫做好奇心就是永远不能被满足.
再一个情侣的,老夫老妻的,一帮兄弟的,哥俩好的,驼背的,挺胸的……
这一刻,我是透明,
低沉温暖的男声–“行进中的影像中国”这是当时的画外音,
背景是拉赫马尼洛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
恩,今天收获雨天同一背景下形色各异行人相片百余张,
稍后贴出,敬请关注。

 

 

2 thoughts on “

  1. 悲伤地回来了。所有的星公鹿Christmas mugs全部卖光了。Sigh. 最近看的两本书都与你有关。
    一本是车前子写的。我经常发现此公的幽默和你的思路同一风格。灵气都是共同的。
    黄永玉此老头的书你一定会喜欢。我几乎每翻一页,静读五秒,仰天大笑两分钟。
    会说古文的人真是不一般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